艰难的征程
——水电六局盐城新水源地及引水工程施工纪实
来源:水电六局 作者:韦淑英 时间:2019-03-14 字体:[ ]

题记:水电施工企业在产业结构调整转型的过程中,不可避免要面对各种挑战,如城市基础设施建设中的垫资施工。如何应对由此带来的不确定经营风险,怎样化解风险或将风险降至最低点,水电六局在江苏盐城新水源地及引水工程的建设征程中,走出了一条探索之路。

对着田瑞海那张憔悴黧黑的面孔,李璞盛端起了酒杯:“不说别的,就为你能坚持住,我就感谢你,这杯敬你!”杯沿相碰的一瞬间,田瑞海泪眼晶莹。

时为2018年底,盐城项目收官之际。

三年前,还在辽西北引水工程中纵横捭阖的中水六局华浙开原管业有限公司员工,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们会与江苏盐城,这个位于黄河之滨、有着“百河之城”称誉的城市,结下难解之缘。更不会想到,他们将在这里尝尽百味,历尽千辛万苦,留下铭刻人生的拼搏足迹。

盐城新水源地及引水工程是江苏省重点工程,汩汩长江水通过近百公里的引水管道,从京杭运河流向黄河之滨,以解决500万盐城市民饮用水源污染的历史难题。“引得清流润民心”,该工程属国家“十三五”期间的惠民工程,被冠以的显著标签是政治工程,意义重大。

其实对六局而言,这个工程何尝不是政治工程!当时,管业公司处于难以为继的状况,管业公司掌门人、也是六局副总经理的李璞盛为了保存和锻炼这支年轻力量,将目光投向PCCP管制作行业之外的领域。盐城引水工程承载着稳定队伍、多元开拓、能力再造和品牌建设重任,其政治意义也是大于经济意义。

这是一次艰难的抉择。盐城新水源地及引水工程分为三个标段,投资额为30亿元,招标之初政府就把投标门坎设置得很高,施工单位要承担大部分建设费用。而两个月结算一次、每次只结算50%的结算方式,对于只能低价中标的施工单位来说,无疑于雪上加霜。2017年1月,六局中标盐城新水源地及引水工程三标段项目。

“既然选择了,再难的路也要走下去!”六局人在苏北大地上跋涉征战,经历了逆境里挣扎、窘境里磨砺、困境中突围、绝境里崛起的洗礼,书写了一部攻坚克难、击楫勇进的奋斗篇章。

逆境——不坠青云之志

盐城新水源地及引水工程三标段合同总价5.14亿元,材料款占工程总造价的70%,投标时的钢材价格每吨2600—2900元,而开工时价格已涨到每吨4000元,按照业主严苛复杂的结算方式,每次结算所拿到的材料款只有中标价的四分之一。而且,结算审核过程复杂漫长,2017年2月28日正式开工,而真正拿到第一笔结算款,已是7月份。由此带来的巨大资金压力和经营风险,如同悬在头顶的斯摩达克斯之剑,随时都能可能斩断资金链,使工程搁浅甚至折戟。

作为六局开启与民营企业合作先例,并取得良好业绩的开原管业公司,似乎从成立的那天起,就蕴藏着一种创新开拓、无畏敢为的力道,即便脱离了原有的轨辙,一掼而下,仍能激发出绝不服输的气魄和勇往直前的干劲。 

窘境——坐看云起时

六局承担的盐龙湖增压泵站是通水枢纽,也是整个引水工程中最大的一座泵站。泵站施工中所需机电设备、大宗材料(球墨铸铁管、钢管、水泥等)很多,由于严重缺乏资金,材料供应成为最大的难题。最难应对的是日复一日的材料商催款。项目经理田瑞海的办公室经常坐满了催款人。拖欠的材料款数额大,商家多,他们要债的方式也有多样。更有甚者,在2018年春节前用大型设备堵在盐龙湖增压泵站门口,封住项目部大门,导致停工多日。

在浇筑盐龙湖增压泵站控制间二期最大一块混凝土时,供应商明知浇筑过程不能中断,却以停供混凝土相要挟。火烧眉毛的紧要关头,田瑞海将自己的工资卡甩给对方,撂下一句“这里有多少钱你都拿去!”如此才保证了基座浇筑。事后,供应商把工资卡里面仅有的6万元提走了。

年轻人同样也顶着压力,半年时间不发薪水,没有人抱怨,他们选择了承受,把每一分钱都用在关键部位、用在卡脖的地方,艰难度过每一天、每一个月。

困境——志高者恒强

用“命运多舛”来形容盐城新水源地及引水工程三标段施工,绝不为过。

管线施工地点大多是在河滩淤泥之处,不良地质条件严重制约了进度。头一天,施工人员将直径1.8米的钢管埋在地下,结结实实地压上至少2米深的垫土。第二天,由于淤泥的涌动力,竟然将深埋地下的钢管推到了地面。

管道接拢是用一条短管把已经埋好的管道连接起来,形成通路。铆工按尺寸下好料时正至中午,谁料第二天早上对接时,却发现短了8公分,怎么也焊接不上。大家怀疑下料时尺寸出错了,还是铆工心里有数,他让吊车把钢管吊到场地外,经过一个中午的暴晒,再重新吊入连接处,居然正合适,焊接一次成型。

井深17米的C5段9号沉井,由于地质条件不好,在下沉一半的时候,竟然自动倾斜了45°。

闻所未闻之奇,见所未见之难,盐城项目部都见识了。

2017年10月,正当项目部全身心投入泵站和管线施工当中之时,接到了业主下达的管线停工通知,原因是设计变更。

项目部承担的39.4公里管线,由204国道左侧变更为右侧。不成想,这一停工竟然长达4个月,而通水目标却不变。这使得施工难上加难。项目部投入大量人力、设备、材料,全方位抢工期。赶工使资金需求量也急遽加大,资金严重不足。

凡此种种,令项目部苦不堪言,举步维艰。尽管如此,项目部全体员工没有气馁,更没有放弃,以高效的团队精神和不畏艰难的斗志,竭尽全力保证施工正常运行。

 绝境——临绝地而不衰

一名阅历丰富的六局人这样说:这是见过的最困难的工程,这是干过的最艰难的工程。

一组数据可窥见其“难”:当工程完成3.2亿元时,项目部只拿到工程款5611万元,不足已完工程量的17%;工程完成4.75亿元时,只拿到工程款8411万元,不足已完工程量的18%;2018年9月28日大丰支线全线通水时,已完成工程量5.36亿元,而拿到手的工程款,只有1.5亿元。

材料款拖欠也是一个庞大数字。截止大丰支线通水时,拖欠的球墨铸铁管厂家、钢管厂家、钢筋混凝土设备厂家的材料款,高达9000余万元。

千方百计保证施工目标,成为项目部乃至六局的政治任务。关键时刻,六局总部作为强大后盾,施以援手。

项目部在降本节支方面做足了文章。开工之初,深研市场,精算成本,在厂家划定的供货商范围内,采取二次竞标方式,选定付款方式和业主结算方式同步、低价优质的供货商,并在市场价格低位时大量订购。仅钢管一项,就降低费用400万元。施工中,每一根管材都用到极致,大料整用,边角余料就用来制作管桥支撑的铁垫等小部件。

2018年盛夏,最高温度达50摄氏度。正赶上大丰支线钢管防腐处理,需要人钻进蒸笼般闷热的管子里,用混凝土砂浆在管道内壁均匀涂抹,形成2公分厚的混凝土保护层。管子只能开一个50厘米左右的入孔,一般人别说钻进去操作,就是趴在孔口张望一下,那股热浪就能把人闷倒。施工人员完全是用超出极限的毅力去拼,钻进管子前都要喝上2瓶藿香正气水。

总工期17个月500余天,施工人员只在春节期间休了7天,其中还包括了路途时间。

9月28日,大丰支线终于全线通水!全体职工合影留念。照片中,大家拉起了“中水六局为大丰支线全线通水做贡献”的横幅,终于等到了这一刻,他们脸上却鲜有笑容。

“那时候只想流泪,笑不出来。”

“这个工程干得真是巴劲。”

“我们太不容易了!”

经历是一种财富,付出总会有回报。在极其困难的情况下,六局按质量进度要求完成了所有施工目标,得到地方政府、业主和监理的充分认可,该项目被评为江苏省建筑施工标准化星级工地。

其实最重要的收获,是六局人面对困境敢于挑战的勇气,面对逆境永不言败的信念,面对绝境勇往直前的干劲,这是企业持续发展的致胜法宝。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